“我一直認為美團不是一家科技公司?!?/b>

上月底,美團發布了2020全年財報,CEO王興在電話會議上提到這句話,而后一石激起千層浪。

傳統認知中,科技公司確實應該是以高精尖的技術而聞名,一出場就自帶BGM,例如探索太空移民的SpaceX,研究人工智能的Google。國內的互聯網公司也趨之若鶩地為自己標榜“科技”屬性,唯恐少了科技影響估值??擅缊F作為2019年《Fast Company》全球最具創新力公司之首,是當年唯一入選的中國互聯網公司,居然反向操作,稱自己不是科技公司?

先別急著否定,王興此言還有后半句,“雖然不是純粹意義上的科技公司,但是我們的業務確實是靠科技驅動的。技術只是手段,并不是目的。無論多么令人激動的技術,最終的目的還是服務人類生活?!?/b>

一開口就知道老江湖了,細細讀之,美團是不是科技公司的問題實際上只是一個引子,科技公司的定義才是我們應該討論的終極話題。

若論純粹,翻遍全球也很難找到純做技術研發的科技公司,眾人心中被打上科技公司標簽的SpaceX、Google也不例外。

所以,當我們談論科技公司時我們在談論什么?對美團下是或否的結論之前,首先要做的就是厘清關于科技公司的評判標準。

文:彬彬(熊出墨請注意)

大與小

心理學上有個概念叫做選擇性感知,指的是人們在看待事物時受到成見的影響,無法做出客觀理性的判斷。

比如,富人出門應該穿金戴銀,學霸學習應該毫不費力,主播小姐姐應該膚白貌美大長腿,這些都是生活中常見的選擇性感知。從根本上來說,科技公司應該高大上的認知亦是如此。

當我們希望、認為一件事是這樣、那樣的,就會有傾向地選擇、排列自己所搜集的信息,使得這件事變成想要的樣子。

因此,提起與高大上不太掛鉤的美團時,多數人只會想到點外賣挺快,而忽略是何原因讓這份黃燜雞米飯送到自己手上時尚還溫熱。

答案不止是保溫箱,還有科技。

說出來你可能會驚到,美團經營著世界最大的配送平臺。這一世界記錄正是由我們熟悉的外賣小哥創造,數據顯示,美團配送平臺每天有超80萬名騎手在路上,每天配送的外賣訂單超過4000萬筆。

維持全球最大規模的配送平臺的正常運行,并給出每筆訂單的最優配送方案,這道命題無論交給哪家科技公司去操作,都是一塊燙手山芋。

美團為此開發了超腦系統,基于海量的訂單數據和AI算法,對騎手進行智能調度和路線規劃。綜合考量騎手路線、實時的天氣、路況、消費者預計送達時間、商家出餐時間等因素之后,超腦系統全自動分單,方才實現了消費者、騎手和商家之間的最優匹配。

從這個角度來看,王興所言有理有據,美團業務屬實受科技驅動。而且,全球最大規模、高復雜度的多人多點實時智能配送調度系統,也足以支撐科技公司的認知。

融進日常之中,美團的科技光芒被吃喝玩樂游購娛的業務遮蓋,高大上的感知被打散為一件件生活小事。

日訂單量數千萬的美團外賣,數百萬的美團買藥和美團閃購,以及正在高速增長的美團優選、美團買菜等。大家會在中午吃什么,感冒不想下樓買藥,出差忘帶數據線,買菜買水果等需求場景里自然地點開美團,而有意無意地忽略這些生活小事背后的科技力量。

由此可見,業務高大上與否,絕不是評判一家公司科技含量高低的標準。而送外賣與全球領先的智能配送調度系統之間的反差感,則恰恰證明了生活小事中蘊含的科技力量,可能比高大上的造火箭、造車來得更加震撼。

虛與實

互聯網出現之后,一元的世界有了虛實之分。而線上、線下兩個世界從不應該是割裂的。所以,互聯網行業的技術應用呈現著從線上到線下,再到雙線融合的發展軌跡。

虛、實路線雖然不一,但不影響互聯網公司擁有相通的科技底色。

早一批的互聯網企業,比如新浪、搜狐、網易、騰訊四大門戶統治的門戶時代,主旋律是圍繞虛擬世界中的信息流轉而展開。還有百度、360等搜索引擎的出現,消除了信息獲取的不平等。

再往后,互聯網企業開始涉足實物的流動,視角從線上轉到線下。比如淘寶、京東等實物電商平臺,科技的創新和應用不再囿于線上信息和交易匹配,而是要借助已有的物流等基礎設施,解決線下問題。

繼續發展,就到了雙線融合。近些年零售企業紛紛轉型線上、線下兩條腿走路,阿里力推新零售,京東提出無界零售,線下業態嘗試社交電商等等,實質上就是在促進虛、實兩個世界里的信息與實物相互流通。

美團顯然是屬于最后一種,一邊處理信息流轉,一邊推動線下交易,這是其創立之時就已經明確的路線。

財報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12月31日,美團年度活躍買家數達到5.1億人,平臺活躍商戶數增長至680萬。具體到業務場景,5.1億消費者和680萬商家分布在200多個生活服務場景。

面對如此龐大的需求量,平臺處理起來肯定離不開科技的提效。美團借助AI技術分析線上C端消費信息然后用于指導線下B端商戶的經營,就是例子。

上線11年,美團平臺已經產生了超過70億條用戶數據,100億張線上圖片等有效數據。結合豐富的場景布局及海量真實數據,美團技術團隊研發出了美團商業大腦。用戶的情感曲線變化、消費水平、環境偏好、推薦菜等等信息都在商業大腦里清晰呈現。并且,根據數據系統還能給出商家服務現狀、商家競爭力分析,以及商圈洞察等多維度的經營建議。

得益于科技的創新和應用,虛、實之間的結界被打破。對此,王興也表達過自己的看法,他曾多次說到,“美團從事的是移動原子的業務,不僅僅是移動比特的業務?!?/b>

比特是信息量的最小單位,原子是一般物質的最小單位,其意所指非常明了:科技的應用不分虛、實,美團的業務在線上、線下兩個世界同時扎根。

多與少

花旗全球市場亞洲分析師Alicia Yap在電話會議上提問:“公司投資多家機器人公司的原因是什么?未來投資的重點垂直領域有哪些?”

回答該問題時,王興提到了“美團是一家科技驅動型公司”的觀點,然后他強調稱,機器人目前就是美團投資的關鍵垂直領域之一。

誠不欺汝,翻翻美團過去一年的戰投花名冊,“機器人”公司的出現頻次之高、品類之全充分說明了美團對機器人的“偏愛”。如餐廳機器人Pudu Robotics,送貨機器人Fortune Robotics、商用清潔機器人GS-ROBOT、 智能送餐機器人系統服務商普渡科技,還有倉儲機器人以及電動汽車機器人等等。

第三方數據也在佐證,據IT桔子統計,2020年第三季度,美團在人工智能領域有4起投資,在國內的活躍度排名第一,而其投資對象主要就是機器人。

對機器人公司投資數量方面的多,實際上對應著一種少。表面上可視作投資領域的少,深層可以延伸理解為專注。

探究美團對機器人公司頻頻出手的原因,實際上就是王興講的美團業務靠科技驅動。在未來的業務場景里,機器人技術大有可為。比如,美團外賣的配送環節,無人機、送餐機器人可用于無人配送。美團買菜的商品分揀環節,倉儲機器人可以自動化作業。

“美團的業務發展不僅需要軟件,還需要硬件”,機器人就是硬件布局中的核心版塊之一。據王興透露,疫情期間,美團在北京順義區進行了無人配送的試驗并成功完成15000多單,還在深圳對美團無人機進行了空中配送測試。

機器人的加入,一方面為美團平臺降本提效。尤其對于分揀等重復性、低附加值工作來說,機器提升效率的同時還可以把員工解放出來,去其他高附加值工作中創造更高的價值。另一方面,覆蓋服務全鏈條的技術改進,還將帶來用戶體驗的大幅提升。

所以,對機器人技術的專注,體現著美團對科技驅動業務的堅持,以及對持續創造更好用戶體驗的追求。

此外,跳出平臺看行業,不止美團,業內其他公司也對機器人領域密切關注。美團對技術的投入,其實也是在為未來爭奪話語權,謀求領先優勢的長續。

結語

通過以上三個問題,我們對科技公司進行了不同角度的透視。相信各位也發現了,到底什么樣的公司才稱得上是科技公司,這個很難用一句話去定義。而是要撥開表象看本質,穿透業務、形式、戰略等表面特征,分析其是否具備科技的內核。

這就又回到了王興那句話,“無論多么令人激動的技術,最終的目的還是服務人類生活?!?/p>

換言之,技術始終只是一種手段,而并非目的本身。如何使用技術、看待技術,才是評判科技公司的關鍵指標。

本文來自“熊出墨請注意”,文:彬彬,轉載請聯系原作者獲取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