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若谷

“這人吧,給自己定目標那就得定的低一點”、“這做人哪,就是套張皮,死了,誰都一把灰”、“花無百日紅,人哪有天天好的”、“你有媽、媽有你的地方,那就是老家”……隨著都市女性成長劇《生活家》熱播,“人間嗩吶上海分吶”邱曉霞(劉敏濤 飾演)憑借源源不斷的的金句輸出成功出圈,以“硬核美媽”的特色為媽圈注入新流量。

近年來,影視劇中“媽媽”這類角色的扮演者在不斷迭代,角色本身的性格本色亦不盡相同,這也讓“媽圈”陣容日趨強大,成為劇集播出過程中的話題擔當,在“媽圈”發展利好的形態下,影視劇還會出現第二個“李煥英”嗎?

從工具人到立體人,“媽媽”們更深入人心了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媽媽這類角色大都是工具人般的存在,形象極為單一,或是庇護兒子、苛責媳婦的惡婆婆,如《回家的誘惑》里林品如的婆婆白鳳;或是天天催婚、催生的“催催族”媽媽,如《咱們結婚吧》當中楊桃的媽媽薛素梅,在劇中所起到的作用便是煽風點火,成為主線故事的導火索或催化劑。

近年來,“媽媽”的形象更為立體化,在劇中也從背景板進階成為有人物線的角色,甚至能夠成為核心靈魂人物。例如,今年票房破50億的《你好,李煥英》便是圍繞李煥英這一核心形象進行創作,無獨有偶,《生活家》當中劉敏濤飾演的邱曉霞,也不再是只服務于女兒成長的單一人物,在劇中亦有個人的職場線、愛情線,人物形象極為飽滿,網友還稱其為“硬核美媽”。

的確,縱觀當下影視劇,“媽媽”這類角色的個性化標簽趨勢加強,但在這一趨勢當中,又可總結出幾大核心類別。

先看長輩型媽媽,大概可分為三類:

第一種,離異家庭的勵志媽媽。像《我的前半生》許娣飾演的薛甄珠、《生活家》劉敏濤飾演的邱曉霞,《小舍得》里朱茵飾演的“長公主”、《理智派生活》中潘虹飾演的沈母,這一類媽媽大都是出身自社會底層,歷經家庭情感的變化,將女兒獨自帶大,外加受上海城市文化的浸潤,舉手投足間大都有著鮮明的海派媽媽特色,某種程度而言,她們是上海媽媽的一張活名片。

這類媽媽往往是女主在成長道路上的重要支撐。以《生活家》里劉敏濤飾演的邱曉霞為例,雖然在金錢方面經常因小失大,還時不時地惹禍,但永遠將女兒邱冬娜放在第一位,從日常生活到工作心情盡可能地全方位照顧。

第二種,重男輕女的偏心媽媽,像《都挺好》中蘇明玉的媽媽趙美蘭偏愛大兒子蘇明哲、小兒子蘇明成,會為他們讀書、結婚而賣房,卻只讓唯一的女兒蘇明玉去讀免費師范大學,《安家》中房似錦媽媽潘貴雨、《歡樂頌》樊勝美媽媽也都是一心只吸女兒血來補貼兒子,這些人物在劇集播出期間都引發了極大的爭議,甚至一度引發“厭女”等社會話題。

第三種,亂打鴛鴦型的豪門媽媽。演員王琳飾演了大量這類的媽媽角色,從《小時代》反對顧源、顧里在一起的葉傳萍,到《流星花園》里反對道明寺與杉菜在一起的道明楓,再到《流金歲月》里反對謝宏祖、朱鎖鎖在一起的謝嘉茵,這些人物角色主線都是大同小異。

這類媽媽角色的套路性較強,一般都是有著良好的家庭背景、卻愛做兒子愛情路上絆腳石,但最終都會與兒子進行和解,重新做回相親相愛一家人。

在老一代媽媽正在催婚催育之時,新一代的媽媽們也已經成長起來。在當下影視劇中,主要有職場媽媽和全職媽媽兩大類型,并會根據他們育兒觀念的不同,細分出雞娃型媽媽、佛系媽媽、放養式媽媽等多種類型,在《小舍得》這一劇集前期,南儷的快樂育兒與田雨嵐的雞娃育兒形成鮮明對比。

除了《小舍得》這種集中性的雙向沖突所帶來極致的人物對比之外,新生代媽媽的群像塑造是常見的創作手法。在《陪你一起長大》這一劇集當中,通過講述4個“家有萌娃”的家庭在“幼升小”時期經歷種種挑戰與成長的故事,更是將職場媽媽、全職媽媽、組合家庭媽媽、離異媽媽進行了群像描摹,是當下新生代媽媽群體的真實寫照。

相對長輩型媽媽趨同化的人物線,年輕一代的媽媽大都會有相對個性的獨立成長線,例如,在《親愛的自己》中,闞清子飾演已婚上班族張芝芝,一開始為了家庭選擇在工作清閑的行政崗位,后續經歷婚變之后選擇到銷售部門從零做起,經歷了種種歷練與成長;在《陪你一起長大》中穎兒飾演的林蕓蕓,從在家事事看丈夫臉色的全職媽媽成長為事業兼具的斜杠媽媽,這樣的新生代媽媽的成長故事,引發了網友諸多熱議,或是引發情感共鳴,或是受之鼓勵、勇敢前行。

相對前文提及的媽媽類角色而言,李煥英在當下影視圈屬于相對特殊的存在,從人物本身來看,這一人物是有真實的人物原型,年齡段橫跨青年至老年,其人生軌跡是中國式媽媽,從人物元素來看,既有傳統的母愛故事,又有穿越時空的奇幻元素,以真實性與差異化兼具的人物形象引發大眾共鳴,是媽圈中的“第三種存在”。

縱觀當下的影視劇,無論是長輩型媽媽還是新生代媽媽,她們這一角色不再只是為了催婚、催生這類工具人般的存在,她們或不完美,甚至還有貪小便宜、愛吵架、容易被騙等缺點,可正是這樣接地氣的特點讓她們有血有肉、深入人心。更重要的是,借助“媽媽”這一身份,劇集與女性社會話題接軌,增強了內容本身的現實屬性,避免劇集創作進入懸浮的怪圈,讓觀眾能夠產生沉浸感,從而帶動劇集以及人物出圈。

從邊緣到C位,媽系演員發展瓶頸猶在

在媽圈角色從扁平到立體的過程中,演員也隨之進行了迭代。在過去,媽媽類角色大都是由潘虹、張凱麗、陳莉莎、王麗云、李勤勤、許娣等資深演員“壟斷”,但近年來,一批飾演媽媽的新秀演員開始出現,前文提到張小斐、劉敏濤、穎兒便是典型代表。

在過去,媽媽類角色都是影視作品邊緣化的人物,不會有太高的聲量,而當下,媽媽類角色迎來了拐點,不僅僅是影視符號正多元化,甚至開始走向熒幕C位,張小斐飾演的李煥英便是一大特例。隨著《你好,李煥英》票房破50億,飾演李煥英的張小斐也乘著電影火爆的春風,以媽圈頂流的身份迎來了事業的春天,成為了一大標志性的樣本。

自從張小斐演《你好,李煥英》走紅之后,“媽媽”這一人設便成為了她當下最鮮明的標簽,所帶來的流量效應是顯著的。就以路演服裝為例,從快消品牌zara到輕奢品牌Tory Burch到Max mara,再到藍血奢侈品Prada,僅僅只用了五天的時間,而這便是走紅的一大側影。

在人氣利好的背景下,張小斐與和頌傳媒進行商務合作,商業資源大幅提升。據讀娛君統計,張小斐不僅成為了LG電子中國區品牌代言人、維格娜絲品牌代言人、巴黎歐萊雅染發大使、榮泰健康品牌大使還與卡地亞、海藍之謎、野獸派鮮花、百麗等品牌有直播、短視頻、硬照等不同形式的合作,可見,在公司的協同運作下,媽圈頂流價值仍在延續。

但并不是飾演“媽媽”的每一個演員都如張小斐這般幸運。對于大多數演員而言,出演媽媽的角色并不是爆紅的開始,而是個人轉型的開始。像穎兒早年一直在出演《千山暮雪》《一粒紅塵》《冰與火的青春》等都市情感劇集,而今年在《錦心似玉》《陪你一起長大》中都是出演的角色都是媽媽的身份,獲得了不錯的口碑,或是其職業生涯的拐點。

當然,也有抗拒演媽媽這類角色的演員,在《我們是真正的朋友》當中,大S便曾提到自己沒戲可演,收到的劇本邀約,都是演誰誰的媽媽,最大的是要演“王大陸的媽媽”,也正因為這樣,曾在微博上表示很想演戲的大S已經有近10年的時間沒有過影視作品。

之所以抗拒媽媽類角色,是因為演員一旦出演這類角色留下刻板印象之后,發展空間狹窄的困境依然存在。

要么,在同一類角色當中力求多元化,就以在《生活家》中出演女一號的劉敏濤為例,憑借2015年先后播出的《瑯琊榜》《偽裝者》兩部作品成為了中年翻紅的典型,但近年也依然在媽圈中輾轉,從《歡樂頌》五美之一的關雎爾的媽媽到《跟著爸爸去留學》的住家媽媽,再到《生活家》里的單親媽媽邱曉霞,皆是媽媽型角色。值得一提的是,盡管劉敏濤在江蘇衛視晚會上《紅色高跟鞋》的表演中因表情管理而出圈成為“姐圈百萬直拍第一人”,但除了些許話題之外,對于事業的加成十分有限。

要么借助早期角色所沉淀的明星效應,跨界參加綜藝,增加曝光度。例如,棒打鴛鴦的媽媽專業戶王琳,則開始參與綜藝節目當中,參與了《怦然再心動》《奮斗吧主播》《聲臨其境》《完美搭檔》綜藝節目,在這些不同類型的綜藝節目當中,或是發揮演員本身的技能,或是輸出婚戀相關的話題,或是跨界探索家裝等領域,通過節目展現真實的自己,從而打破劇集角色賦予自身的刻板印象,極大改變了自身在大眾心中的形象,重拾路人緣。

縱觀當下的娛樂圈,就在其他媽媽類演員努力尋找出路之時,張小斐依然是當之無愧的“媽圈頂流”,就算后續《生活家》《小舍得》等劇集中亦有高熱度的媽媽類角色存在,都難以超越其當前的話題熱度。但值得注意的是,當下,張小斐無論是在綜藝還是商業代言中,所消耗的依然還是“媽媽”這一人設的流量紅利,這一人設能夠有多長的有效期,不得而知。不過,在藝人迭代加速的當下,影視圈里或許不會有第二個“李煥英”,但“媽圈頂流”或會不期而至。

*原創文章,轉載需注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