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7日,網傳阿里一女員工被要求出差山東濟南,在陪酒被灌醉后遭到猥褻。隨后,直屬領導為之開好房間,不過期間四進四出,當女員工醒來之后發現自己可能遭遇了強奸。

她在報警并看完監控后,在阿里內部向多位領導反映情況無果,遂前往食堂發傳單,卻被保安搶走,但消息不脛而走。事件過去了10天,終于在網上發酵之后,阿里連夜對媒體回應稱:決不容忍,全力配合警方,涉嫌員工已停職接受警方調查。

今天凌晨,阿里巴巴董事長兼CEO逍遙子也發表聲明稱“震驚、氣憤、羞愧”,其中透露的一個重要信息是,他也是昨晚才知道此事,并不比公眾早。也就是說,這件事過了10天,根本就沒到核心管理層那里,而是在中途就被攔下了。

事件發生后,大量阿里員工和前員工在社交媒體對此事表達了自己的不滿,內部更是有數千人組建釘釘群支持受害女同事。

事實上,阿里與“低俗”、“性騷擾”這些詞匯并非第一次產生聯系,此前多次出現過類似指責。比如2018年5月,阿里就被指員工入職時被要求玩低俗的破冰游戲,回答涉及性方面的各種私密問題,這些問題尺度之大,包括“第一次是什么時候、自己喜歡什么體位”等,阿里巴巴官方很快對此進行了辟謠與否認。

另一方面,這家公司的創始人馬云在2017年5月10日的阿里集體婚禮上說,愛是做出來的。

后馬云時代,阿里在管理上面臨的挑戰變得更加艱巨,尤其是在月餅門事件和蔣凡事件發生后,公司價值觀也開始受到越來越多的質疑。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與今年曝出負面事件都處于業務轉型節點上。

去年是天貓信息流大改版關鍵時間,內容視頻化以應對拼多多和字節猛攻。作為淘寶直播的主要策劃者蔣凡,因隨后的負面新聞直接退居幕后。此外,悉心培育出的頭部主播張大奕也隨之走下神壇。

今年是阿里同城零售的破局之年,過去一年內控股高鑫零售(旗下有大潤發與歐尚兩大品牌)、蘇寧,線下布局幾近完成時,突然曝出淘鮮達女員工的負面新聞,實在流年不利。

參照舊案,如不小心應對,該次事件很可能會影響阿里本地零售業務。更重要的是,它可能會加速阿里價值觀的崩塌。

剛打通的同城零售又堵了

網上流傳一份受害人自述的文檔,詳細介紹了事件經過。綜合阿里內部員工爆料可知,涉事人主要為淘鮮達與相關商家。需要指出,這次負面事件與淘鮮達的業務類型、開展方式密切相關。

去年2月,張勇在2020財年電話會議中表示,本地生活服務“不是一個業務,更多的是支持消費的基礎”,為此后不斷調整業務線埋下了伏筆。

6月組織架構大調整后,圍繞同城零售形成了天貓超市+淘鮮達+盒馬鮮生的業務組合,其中“淘鮮達”品牌承擔了一大重任:盤活規模數十萬的商超生態,形成一小時達,其重要性自不待言。

“建新城”與“拆舊城”是阿里新零售戰略的兩條主線,而淘鮮達屬于“拆舊城”部分,即用數字化改造線下商超傳統零售模式。因而,與阿里商超生態伙伴互動是該部門的常務之一。

剛剛過去的七月,阿里剛剛完成組織架構升級,重點在于調整本地生活業務,而淘鮮達即屬于該業務線下。李永和(老鼎)擔任本地生活公司CEO,原CEO王磊卸任另有任用。這次調整多被外界解讀為應對美團的同城零售,不幸的是一個月后業務掌舵人老鼎受到此次負面事件波及。

根據以上時間線,不難發現,阿里本地服務剛剛完成新一輪整合,此時曝出負面新聞將嚴重打亂其同城零售布局節奏。

據受害人介紹,她曾層層向上反映情況,從而牽扯出諸多高層,具體包括:曲一的直屬領導,淘鮮達LKA(地方性重點客戶)負責人;淘鮮達BU負責人;同城BG負責人等,整個同城零售-淘鮮達業務線上的高管像螞蚱一樣被受害人串在了一起。

其中最受關注的是受害人的直屬上級——“曲一”,這是王某花名。

光子星球了解到,曲一是淘鮮達華北區商家運營組負責人,在2016年5月到2021年8月,擔任經理,負責團隊搭建和業務開展。結合履歷與爆料信息,王某疑似擁有多年的業務與服務經驗。

在2017年成立淘鮮達品牌后,阿里本地服務不斷打通,隨著業務開展,有知情人向光子星球表示,餓了么一度被美團壓制,且帶有外包色彩,一些員工看到集團成立淘鮮達,便轉崗到新業務部去,王某可能便是其中一員。

8月的這起負面事件至少暴露了兩個問題,一個是馬云退休后,新六脈神劍之下,阿里的公司文化與治理受挫;另一個是事件波及的大多是To B業務骨干,在昔日中供鐵軍步入中年,離開阿里后,如何打造新生代“鐵軍”變得極為重要。

泡在酒里的2B

阿里巴巴的企業文化受馬云影響頗深,而武俠與酒文化是兩大重要元素,因之方才有如下對新阿里人的說法:一年香,三年醇,五年陳。

在特定歷史時期,這套企業文化衍伸出的方法論一度讓阿里迅速崛起。

根據經濟觀察報報道,2014年5月,在阿里巴巴宣布提交赴美上市招股書的三天后,馬云從上?;氐胶贾?,參加完集體婚禮和支付寶年會,他和公司幾個高管就在自己家里喝茅臺酒回憶往事。

馬云當時回憶,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是創業之初在一次與煤老板的飯局上,對方說如果馬云能夠一口氣喝掉9杯白酒,他就會承諾投資馬云50萬元。馬云很猶豫:“可是我根本不會喝白酒??!”這時候他的秘書拿過酒杯,決定替老板擋下喝酒的要求,最后她喝了27杯。

阿里從最初發展業務不得不喝酒,到后面開始逐漸開始形成自己的酒文化,尤其在銷售層面普遍存在。

陳放曾是中供鐵軍的一位骨干,他告訴光子星球,阿里的確有非常豐富的酒文化,例如眾人皆知的PK文化,“每次開啟動會就綁著紅頭繩,現場殺個雞,喝血酒?!比缃耜惙偶幢闳诉^中年,白酒還是按斤來喝的。

飲酒能放大人的情緒,陳放回憶說,自己曾經一度很不習慣綁紅繩、喝紅酒那套做法,幾次PK時自己還忍不住笑場??僧斪约簬ш犖闀r,他發現酒的確是個好東西,人的情緒會變得很柔軟,又很亢奮,“我們去年9月團建的時候,晚上喝了場大酒,大家釋放了情緒,團隊迅速擰成了一股繩”。

不過他也坦誠,除了酒文化之外,當年中供鐵軍招人的指向性也是后來成功的一大因素。

“我是農村出來的,當時鐵軍特別喜歡招我們這種苦大仇深,又有上進心的年輕人?!边@一點在公開信息中頗為常見。

早期骨干干嘉偉在烏鎮做過搬運工,利用雙軌制倒騰過鋼材。1988年,他賺得盆滿缽滿,加之年少輕狂,喜歡與狐朋狗友到舞廳消遣,如果打烊還玩兒得不盡興,阿干會從屁股兜里掏出一沓錢,拿出200元延長兩個小時表演時間。

直到一年后一切歸零,浪子方才回頭。

“中供鐵軍團隊其實既狼性,又比較土”,魯斯曾是中供鐵軍的一位區域經理,他告訴光子星球,從外面看是鐵軍,很狼性,可自己進去之后第一個感覺是怎么這么土。隨后他總結說:“阿里不是大家想當然的那么高大上,其實有非常草根的一面?!?/p>

到底是什么讓這些渴望財富的年輕人變得有戰斗力?外界大多認為是六脈神劍,其實直接原因來自于績效制度與團隊氛圍。

阿里曾有一套設計精巧的制度,這套名為“金銀銅牌制”的業績算法,被許多老中供人稱道。簡言之,就是上個月你的業績對應的提成決定了你下個月的傭金系數,從而避免了故意累積單子的瑕疵,還能不斷激勵他們連創新高。

現在阿里的To B銷售人員能力上不輸過去中供,陳放認為唯一差異是少了點“俠客精神”。比如看到同伴三個月開不出單子,會把自己的客戶介紹給他。他總結道:過去中供鐵軍會一起住、一起吃飯,彼此間的情感與默契度很高。

一位中供鐵軍骨干俞朝翎的經歷頗能印證這一說法,“白天跑客戶大家分開,晚上其實很孤獨。我們吃在一起,住在一起。你的短褲什么顏色,平時有哪些丑陋的習慣,我們都知道?!彼舱J為“好的說辭、靈感都是在吃飯、喝酒、睡覺的過程當中才會迸發出來”。

時至今日,阿里中供鐵軍已經淡出歷史舞臺,但是這個群體所留下的酒文化卻在阿里扎根,并開始散布到很多其他公司。

比如出身于阿里銷售體系的滴滴出行創始人程維,一直都很喜歡喝酒,在滴滴與快的合并之后,他經常約原快的打車CEO呂傳偉在北京上地附近喝啤酒擼串。

程維和團隊一起喝酒,就是釋放壓力、嬉笑怒罵。滴滴出行高級副總裁朱景士曾對《中國企業家》如此評價程維喝酒:“有些人喝酒是為了應酬,有些人喝酒那一刻是享受,他屬于后者,我屬于前者?!?/p>

阿里價值觀面臨崩塌

銷售之于阿里如一把刀,無論如何嬗變,To B依舊是阿里的基石。在新舊六脈神劍之下,銷售這把“刀”悄然變質。

在舊六脈神劍中,充滿“利他”色彩,即便是996、狼性,終歸還是有一套俠客精神兜底。而新六脈神劍顯然更具現代性,但整體上開始往“利己”轉向,譬如“此時此刻,非我莫屬”。帶來更高效的同時,我們也能看到阿里的企業文化已經不復往日。

一位阿里巴巴員工告訴光子星球,此事傳遞出極為不好的價值觀,女同事合法合規訴求得不到應有的重視和答復,再聯想到月餅門事件,這背后是阿里價值觀的雙標?!捌胀▎T工做錯了事,哪怕再小都要被嚴懲。但老板們做了明顯越界甚至違法的事,卻一次又一次被原諒和包庇。公司怎么做,大家都看在眼里,這樣下去阿里的價值觀還有誰會信呢?”

這件事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那些領導之所以一直袒護受害人的直屬上級曲一,是因為這種事在他們眼中已經見怪不怪,或者說他們本身就是帶來這種風氣和職場環境的推動者。

一家創業公司前員工告訴光子星球,他所在公司的上級領導此前在阿里巴巴職級是P8,來到公司以后將以前的做法帶到公新團隊,經常對女下屬動手動腳,催進度時站在女同事后面直接搭人家肩上,摸對方頭發,當時看女同事沒有很大反應就沒想太多。

“部門聚餐,稍微喝多之后就眾目睽睽之下把手放女同事大腿上。之前總覺得是個例,后來離職以后再回想起來,就越想越惡心,這就是環境問題,如果我一直呆在那里,不知道會不會也變成這樣?”上述人士說。

對于阿里而言,酒文化是成長過程中逐漸形成的,它既是過去成功的因素之一,也是未來制約公司走上更高舞臺的重要因素,阿里別無選擇必須摒棄。

但另一方面,在轉向To C多年后,如今阿里正深入線下重回To B,這種銷售導向型業務,又很難真正不碰酒桌。

至少在回歸線下以后,機械性地套用過去中供鐵軍的方法論已經不太適用了。更亟待解決的問題是,如今這套偏向工具理性的企業文化頻頻爆雷,似乎表明“新六脈神劍”不如過去那么切中時代,束縛人性了。

此外,阿里女員工事件曝發于互聯網線下化的浪潮中,巨頭們動輒“改變傳統”、“顛覆過去”、“賦能行業”,卻連酒局應酬也無法抵御,實在有些難以自圓其說。像阿里、美團、字節等銷售型公司,在不斷灌輸“八股文”之時,恐怕還得補一補人間煙火之課。

烽巢網注:本文來源于微信公眾號光子星球(ID:TMTweb),作者:吳先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