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年,資本市場發展嚴重不均衡,某些頭部投資機構的實力增長過快,體量巨大,進而在很大程度上不僅能夠影響創業公司,同時能夠影響整個賽道,甚至可以依托其規模優勢及頭部效應人為地制造風口,制造泡沫,扭曲實體經濟的價值發現機制,產生壟斷,制造新的不公平,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風險。

價值投資是投資界人士的口頭禪,但不少投資人的實際操作卻是打著價值的幌子,追逐風口與短期利益。中國到底需要什么樣的資本?

一切過往,皆為序章。作為投資行業的一員,我們這些天和諸多同行一樣,反復拷問:中國需要什么樣的資本?

答案是毋庸置疑的:我們需要負責任、有良心、能推動創新與社會進步,讓社會和環境良性發展的友好型資本。

遺憾的是,這些基本常識不知何時已被忘記,瘋狂逐利性成了資本的唯一標簽。當然無需否認,逐利性是資本的最基本屬性之一,但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如過猶不及,必要正本清源。

風暴之眼

風起于青萍之末。最近的一切,可以從“滴滴”事件,到平臺型互聯網巨頭的股價暴跌說起。7月23日下午,港股上市的“新東方”,股價暴跌40%有余;23日晚,風暴席卷美股上市的所有互聯網教育股票,“好未來”、“高途”、“新東方(美股)”單日跌幅均超過50%。

平臺型互聯網公司“美團”、“滿幫”、“騰訊音樂”、“貝殼”、“快手”、“騰訊”等中概股也無一幸免,中概股市值總計損失近萬億美元。相比“新東方”和“好未來”等上市公司在二級市場股價的大跌,在這次風暴中損失更為慘重的,是那些聚焦K12賽道、身為準上市公司的獨角獸以及站在他們身后的投資人。這其中最受資本青睞的是“猿輔導”和“作業幫”。

僅2020年一年時間,“猿輔導”就完成了三輪融資,總融資金額高達32億美元!估值也從2018 年 12 月 F 輪融資后的30 億美元飆升至155億美元。

“作業幫”也在2020年完成了E和E+兩輪融資,估值達到了110億美元。

除了巨頭“作業幫”和“猿輔導”,還有一些教育機構也在過去一段時間吸引了大量的資本 ?!盎鸹ㄋ季S”、“高頓教育”、“學霸君”、“松鼠Ai”,他們的背后,同樣站著眾多的投資機構。以“火花思維”為例,其最近的一輪融資是2020年8月底公布的E1輪1.5億美元融資,KKR領投。

在這一輪融資之前,“火花思維”的歷史累計融資額已經到達3.4億美元,股東名單更是齊聚了IDG、紅杉資本、金沙江創投、GGV紀源資本、龍湖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

在“火花思維”獲得KKR支持后不久,軟銀再次下注中國在線教育賽道,與元生資本、加拿大養老基金投資公司、世界銀行旗下國際金融公司和CMC資本等共同投資了另一家K12在線教育公司“掌門教育”?!罢崎T教育”的股東還包括了華平投資、StarVC、順為資本和華興新經濟基金等知名機構。這家公司今年6月9日美股IPO,當天上漲47%、市值超過27億美元,但7月30日收盤市值僅8.36億,跌去了70%。

風暴過后,一片狼藉。

幾年前,助推這種瘋狂資本的某投資大佬,說過一句名言 :“教育是永不需要退出的行業”。而如今,主流聲音已經開始反思在線教育機構瘋狂擴張的罪與罰……這兩種聲音的對比意味深長。

教育乃立國之本,千年大計。當資本不能幫助教育行業回歸本源的時候,就不單是資本要不要退出教育行業的問題,而是資本需要捫心自問的時候。

從某種程度上說,在線教育的發展有其合理性,符合中國億萬民眾對“望子成龍”的渴望,也部分解決了整個社會對個性化教育的剛需。但是資本的瘋狂涌入,推動教育企業不計成本拼命燒錢,把營收增長看作唯一目的,忽略教育的初心和本質,肆意營銷、無孔不入、販賣焦慮,甚至業績造假,引起社會各界的強烈反彈,最后導致監管部門出手整治。

誰之過?那些在背后助推在線教育企業瘋狂擴張的投資人是不是應該反思和自責?

當然,監管部門嚴厲措施的出臺,可以在實施過程中做好社會各界包括資本市場的預期管理,以更加透明和成熟的做法避免國內外市場的誤解,減少“附帶傷害”,對此有關部門后來也作了表態。

但是,政策的導向已經十分清晰,處在風暴之眼中的在線教育企業和其資本推手用慘烈的方式得到了深刻的教訓。

旋渦中的互聯網經濟和“瘋狂”的“新消費”

在線教育之外,電子商務、O2O、共享經濟、社區團購等業態早已經出現熟悉的中國式的互聯網打法,即通過不斷引進巨額資本、瘋狂營銷、補貼用戶等手段把競爭對手消滅。

投資界著名的“羊毛出在豬身上的”商業模式,把中國人的商業智慧演繹到世界極致,企業開始比誰錢多而不是比誰經營效率高,最后剩下少數玩家進行合并、進而壟斷市場獲得超額回報。

例如:滴滴、快的、Uber中國的合并;58同城和趕集網的合并;QQ音樂、酷狗音樂、海洋音樂的合并;美團和大眾點評的合并;攜程和去哪兒網的合并;滿幫和運滿滿的合并…… 案例不勝枚舉。

無論是取得最終勝利的企業,還是參與其中的投資機構、甚至設局撮合合并的”造雨人”(rainmaker)均取得了巨額的回報,至于這個過程和所用的手段是否違背商業道德、是否規范、是否合法,這些在勝王敗寇的邏輯下都被忽略了。

勝利者們彈冠相慶,輿論也更關注誰賺了200倍、5000倍,誰又榮登福布斯金手指榜單(Midas List),卻很少有人去質疑,這種全行業的浮躁和浮夸,是否會對整個社會正能量和創業精神起負面作用?

2021年,這個風口轉到了消費賽道,這個大賽道異?;馃?,奶茶、咖啡、拉面、火鍋、啤酒、低度酒飲、烤串等食品飲料賽道忽然站上了風口,資本扎堆涌入,各個細分賽道都在接連傳出融資喜訊,涌現一個又一個現象級明星項目。

IT桔子的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開始,食品飲料賽道的投資突然大火,二季度以來,更是一路領先,投資金額高達144.4億元,成為投資金額最高的賽道。而去年同期的投資金額僅為23.44億元??Х绕放芃anner五個月內連融三輪,叮咚買菜、奈雪的茶已經高調宣布上市成功。7月13日,喜茶剛剛交割完畢新一輪5億美元的融資。資方陣容盛大,包括IDG資本、何伯權、美團龍珠、紅杉中國、黑蟻資本、騰訊、高瓴、Coatue等,喜茶的估值在這一輪融資達到前所未有的600億元,刷新了中國新茶飲的融資估值記錄。

“永定門電烤串”宣布完成千萬元級天使輪融資;“懶熊火鍋”獲得數億元A輪融資;“和府撈面”單輪融資8億元,刷新連鎖面館的最高融資紀錄;蘭州牛肉面品牌陳香貴已完成新一輪過億元融資,五爺拌面剛完成了一輪估值3億人民幣的A輪融資,遇見小面、馬記永蘭州牛肉拉面也紛紛發布高額融資消息……

過去幾個月,餐飲類賽道捷報頻傳。最夸張的是來自某面食連鎖企業,其面積幾平米的單店估值高達千萬元以上,意味著這家店賣100年的面條也賺不到這份天價估值?!鞍賰|估值、千店模型、萬億賽道”,是餐飲界如今的口頭禪。拉面、炸串、水餃、鹵菜等品類成了投資人的“心頭好”,幾乎每個細分領域都涌入了一批又一批投資人。

新老玩家跑馬圈地,資本推波助瀾,沸騰的“面條經濟”、奶茶經濟、燒烤經濟、咖啡經濟……能催生下一個餐飲“巨無霸”嗎?

對于這個問題,眾說紛紜。已經身在局中的資本方和餐飲玩家們顯然都心懷無限憧憬。資本蜂擁而至導致的結果就是原本的估值體系被打破,基本每個被知名機構看上的企業估值都會暴漲。

這些與我們老百姓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咖啡、茶飲、拉面、火鍋、奶茶、燒烤的行業怎么一下子就成了資本的寵兒?是因為突然有了新技術,還是有突然有了新需求了呢?

顯然都不是。單店估值奇高無比,違背經濟規律,投資人也壓根沒想指望從公司的盈利中分紅,只有等著到二級市場套利,最終讓中小機構和二級市場股民來買單,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價值投資嗎?

瑞幸咖啡的故事還歷歷在目,善良的人們卻如此健忘??尚Φ氖?,據報道,瑞幸咖啡的創始團隊又去追逐重慶小面這個風口了。

究竟是誰在瘋狂地制造這些風口,瘋狂地制造泡沫?瑞幸咖啡事件在全世界面前損害了中國企業的誠信,讓無數中小加盟商、無數供應商因為壞賬徹底倒閉、傾家蕩產。難道這只是某個人的責任嗎?投資機構們能輕輕松松推的一干二凈了嗎?

投資界難道不需要反思,中國社會需要這樣的資本嗎?

警惕巨鱷型投資機構的壟斷,新型監督形勢下的投資

在我們探討互聯網壟斷的時候,更應該探討的或許是資本的壟斷。少數頭部機構在投資項目和吸引資金方面,對市場的影響力和控制力越來越強,最終如“上帝造物”一樣,讓平平無奇的賽道瞬間起飛。

他們引以為豪的所謂“一二級市場聯動”,通過布局一系列一級市場上的明星項目,之后瘋狂宣傳和營銷,制造高額二級定增的光環效應,進而影響二級市場的股價。

君不見,某巨無霸機構定增寧德時代、恒基股份,定增消息一經公布就引起股民跟風導致股票飛漲,該機構瞬間實現賬面回報超過50億元。表面看是高超的資本運作,但如專家指出,這種所謂一二級聯動,造勢營銷,稍有不慎就與操縱市場、非法套利的路子近在咫尺了。

據報道,一位供職于中小機構的投資經理反映:“目前市面注冊的上萬家投資機構中,能夠真正成為市場參與者的不過頭部前20家機構,以及那幾家互聯網大廠。對于明星項目,要不然就是太貴,要不然就是沒有資源拿不到份額,我們中小機構很難參與?!?/p>

最近幾年,資本市場發展嚴重不均衡,某些頭部投資機構的實力增長過快,體量巨大,進而在很大程度上不僅能夠影響創業公司,同時能夠影響整個賽道,甚至可以依托其規模優勢及頭部效應人為地制造風口,制造泡沫,扭曲實體經濟的價值發現機制,產生壟斷,制造新的不公平,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風險。

這需要引起全行業、全社會的高度警惕!

中國的人口形勢已經到了嚴峻的地步。老齡化的加速到來,鼓勵生育政策的效果差強人意,意味著盡快解決阻礙生育的社會問題迫在眉睫。

當我們今天回頭來看對互聯網教育的整治時,會發現在不容樂觀的大環境下,中國目前面臨的很多問題,已經到了不管不行的地步。然而很多投資圈精英們并未意識到這一點,忽略了國家真正的出發點,是要解決人口問題,解決社會不公,解放經濟活力。

十九屆五中全會、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及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已經明確提出,要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切實防范風險。要從構筑國家競爭新優勢的戰略高度出發,建立健全平臺經濟治理體系,推動平臺經濟規范健康持續發展。這為強化平臺企業監管、推動平臺經濟高質量發展指明了方向。

2020年以來,加強規范和監管就成為平臺經濟發展的關鍵詞。國家及時出手,一系列監管政策的升級,一個個反壟斷案例的處罰,都向市場傳遞著清晰的信號:監管體制正在加速完善,平臺經濟的發展要走向良性有序的軌道。我們認為,在住房、教育、醫療、勞動者待遇、經濟活力(壟斷)這些領域的政策調整遠沒有結束。

過去幾年,很多投資機構自以為點石成金,擁有了“金手指”,開口閉口都是談論自己退出多少個幾百倍,都是比誰募資錢多、回報倍數高,殊不知,這些亂象背后的無序競爭早已站在了國計民生的對立面。

投資界應該主動響應政策號召,自覺改正過往的錯誤,積極參與推動平臺經濟規范健康持續發展的潮流中。

投資需要考慮如何真正創造長期社會價值

商業的本質是創造價值,資本的使命是要助力打造和諧社會、追求長期價值;逐利性只是資本的一面。此時此刻,也許每一位投資人都應該自?。汉沃^價值投資?資本對社會的價值具體是什么?壟斷的資本是否要受監管?

價值投資是投資界人士的口頭禪,但不少投資人的實際操作卻是打著價值的幌子,追逐風口與短期利益。真正的價值投資人應該堅信,燒錢擴張的互聯網模式早晚要離開“舞臺”中央,讓位給“芯片/半導體”“新能源/新材料”“生命科技”這些真正能夠提升中國國力的朝陽產業。但不幸的是,硬科技賽道也已經開始出現估值泡沫的現象。

以半導體行業為例,2019年5月的華為事件,開啟了半導體賽道波瀾壯闊的行情,以至于在一級市場上“50%的機構都在看半導體”?!皺C構們一窩蜂投資PA射頻芯片的創業公司,最終PA芯片的毛利率變成20%,原本是一項高科技,做到毛利20%,這是很可悲的事?!比A登國際合伙人在某半導體創業投資論壇上表示。

也有明智的行業人士表示:“互聯網投資的玩法現在影響到了芯片企業,短時間融很多輪拿很多錢,每輪估值暴漲50%,但每個產業特征是不一樣的,芯片等硬科技產業并不能像互聯網一樣快速起來的產業。我們都要尊重企業的客觀發展規律,對于芯片行業來說,其有自身的發展規律,互聯網企業通過燒錢推高估值然后IPO割韭菜的模式,不適合照搬過來?!?/p>

部分所謂AI企業的超高估值卻遲遲帶不來產品落地,且最終落地還可能解決不了產業痛點和實際需求,備受監管層、產業方和投資人的質疑,背后還是不負責任的資本的推手。

是時候讓資本回歸本質了,所有投資人都應該保持畏懼和謙卑,做創新資本、良心資本、負責任的資本、環境友好型和社會友好型的資本,真正服務實體經濟,推動社會發展。

記得2020年4月,當瑞幸咖啡傳出財務造假22億元的時候,我們偶遇了瑞幸的某位聯合創始人,我們問到“您都那么高的身家了,何必去冒這個風險呢?”對方囁嚅道“悔不當初啊,悔不當初… 你如想了解最真實情況,你最好也訪談一下我背后的那些資本吧”此言是否出于真心,不得而知。

但是,當全民唾棄瑞幸創始團隊的時候,難道這些推波助瀾的資本們不需要被問責嗎?他們難道就可以輕易地揮一揮袖子,毫無責任、毫發未損去制造下一個風口了嗎?

投資圈擅長搞的“擊鼓傳花”、“倒手”、“攢局”“割韭菜”等各類操作是否已經成為亂象中的一部分,且很可能違背了有序競爭的原則?投資圈的底線和堅守的行業道德在哪里呢?

看好中國、重倉中國,對中國經濟滿懷樂觀,是中國股權投資的應有之義,更相信中國經濟持續向好的基本面沒有變化,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依然堅定,中國資本市場發展的基礎依然穩固,同時,我們也希望中國的監管層繼續堅持市場化經濟的道路,堅持改革開放,同時采取具體措施抑制資本界的壟斷,引導投資界良性競爭有序發展。

我們呼吁投資界堅決摒棄集中經營、以資金優勢制造風口和泡沫的做法,回歸初心,腳踏實地的投資到國家政策鼓勵的產業中去,推動中國經濟良性發展。這是每個投資機構和投資人的責任,不僅是家國情懷,更是為我們自己創造安全穩定的投資環境。

資本向善,任重道遠。

烽巢網注:本文來源于微信公眾號海松資本,作者:反質疑思辨的海松